温婉如讲法师

高级管理人员

T2010年杪,我偶然地在网上找到尊贵的第廿五世詹杜固仁波切的博客。当时,我正在搜寻巴米扬大佛的照片。自此以后,我就时时阅读仁波切的博客和克切拉的网站。我在博客里找到许多实用的资料,帮助我更了解臧传格鲁派。

2011年6月,我很幸运的在第16届国际佛学协会会议(IABS)上遇见仁波切的学生。他们很好地代表了仁波切和克切拉,加强了我对仁波切和克切拉的了解。

2012年7月,我考获法鼓佛学院宗教硕士学位后,决定回国加入克切拉。当时的协调助理叶师杰提供了资深教育行政人员的职位,主要负责给克切拉架构有系统的教育制度。虽然我在教育方面缺乏惊艳,不过很荣幸能有这珍贵的机缘为人类的幸福作出贡献。

我把所有的佛法知识应用在工作上,为克切拉建立教学大纲。2013年9月,我参加了克切拉董事部选举,并且成功中选。

我在克切拉过去的1年,走得不容易。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成为团队的一员。这完全跟我以往的工作方式迥异。念书时,我都是自己做研究,唯一的要求是向论文指导老师报告进度。深造前的几份工作,我都是身居高职,扮演公司领导层和下属之间桥梁的角色。在克切拉,我则需要学习接受仁波切和其他人的指示,跟其他人沟通和合作,以便达到预期的工作目标。

我曾认为佛法工作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不相信它有助于内心的转化。事实上,只要我愿意调整本身的观点,佛法工作是转化内心的最快速的途径。它之所以快捷,在于我们身处在必须跟形形色色的人相处。为了达到仁波切的心愿和完成他的使命,我必须学习如何跟他们打交道和合作。我们无法独立完成任何事情。

有人可能说,这跟在其他企业工作没啥分别。无论如何,分别就在于,那些决定加入克切拉的人是真诚希望,积极地透过转化自我为人道作出贡献。他们愿意接受无法满足他们有一个奢华生活方式的津贴,长时间工作为佛法付出。换句话说,他们加入克切拉并不是为了金钱,他们愿意为了利益他人而扛起重大的责任。

我记得,自己在2005年被授予在家戒时,许下一个心愿:希望未来能受戒为僧尼。当时,我无法确定如何实现这个心愿,现在,我很清楚我的根本上师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克切拉是我心灵的归宿,我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出家为僧尼。

职责

  • 克切拉团体高级管理人员
  • 克切拉讲法师
  • 即将在未来出家

背景

出生在马来西亚,2001年前往纽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修读传播学学士学位,主修多媒体。毕业后,我继续留在纽西兰长达7年的时间,在当地的大学当多媒体助理、一间语文中心的销售及市场经理和一间全球定位系统公司的桌面出版员。之后,一家国际物流公司聘请我当执行董事私人助理,协助营运方面的管理。2年后,我受聘为市政局行政总裁的私人助理。较后,我在一家建筑公司担任市场和运营经理的私人助理。

闲暇时刻,我活跃于当地的佛教会,负责演奏宗教仪式乐器、打理寺院;以及在阿弥陀佛临终关怀中心照顾老人和病人。 2007年杪,我遇见了禅叡法师,她在修行路上引领我并且在2008年6月送我到法鼓山修读佛学课程。

联络

[E] adeline.woon@kechar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