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

遇见了平生第二位上师…

遇见了平生第二位上师格西簇亲格辛仁波切

仁波切在寻找佛坛以修习轨仪时,曾经向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查询。他最初是去邱杨创巴仁波切的金刚界佛教中心寻找,得知该中心经已关闭后,他转而向东方研究大学询问。该所大学并没有佛坛,但东方研究系的李奥布鲁登教授自动请缨开车载他到大学附近的佛教中心碰运气。就在这一个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仁波切遇见了平生第二位上师,格西簇亲格辛仁波切。

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的理事们将中心的一间小房子,以月租150美金的费用,租了给仁波切。他于1983年2月搬进去住了下来,那段日子是他生平最快乐的时段之一。

除了尽可能长时间留在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里修禅,年纪轻轻的仁波切需同时打三份工才得以糊口。在繁忙的工作和修禅的夹缝间,他每天定时进行2 至3 小时的静修,在周末更延长至每天8小时。他在中心里得到不少珍贵的教诲,包括大威德金刚灌顶,奠定了他在佛学修为上更上一层楼的基石。

格西簇亲格辛仁波切

住在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的期间,上师格西簇亲格辛提醒仁波切,尽管多年来养母不断对他辱骂和殴打,他也应该主动联络她,并为这些年来他加于她身上的苦难而道歉。仁波切在上师的教诲下拨了那通电话,可是她接了之后便马上挂断了。就这样,一直到她逝世,仁波切都没有机会再和她联络上。

“凡事都得往好的方面想。因为她的慈悲心,我才有机会在中心里修佛。是前世累积的业力让我降生在那个环境里。别人问,‘你还个是仁波切呢,怎会这么倒霉? “我曾经也有同样的疑问,现在我意识到,那是我前世所祈求的。向我的养母道歉,就是接受命运的安排。这正是佛教徒疗伤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