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出走

渴望佛法……

寻找佛法的詹杜固仁波切

对仁波切而言,世俗的生活方式,例如上学、结婚及追求事业上的成功,是在浪费生命。修行的愿望被剥夺,使他幼小的心灵陷入绝望的深渊;他试图逃跑到山里躲起来禅修,有好几次甚至尝试结束生命以寻求解脱。

早在九岁时,仁波切便起了离家出走的念头。他和朋友第一次出走就在不远的森林里被警察发现并送回家。有了一次失败的经验,他进一步以乘搭巴士和顺风车的方式冒着风雪,逃到六、七小时车程以外,位于华盛顿州的寺庙里请求住持收留。由于法律规定任何中心不可收留未成年的儿童,所以最终他还是被送回家。屡次逃家的坏记录为仁波切带来了更严格的管束;去寺院帮工变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在两次逃家之间,仁波切曾经在复活节的前夕试图以过量的药物配合西藏茶自杀;在整个过程中他不停地向文殊菩薩祈祷。

“既然今生我不能修行,不能逃离母亲的刁难,请让我死了再转世吧”

同一年的冬天,他再一次萌起轻生的念头。在极度忧郁和绝望阴影的笼罩下,乘着大风雪的袭击,仁波切在一间弃置的房子里试图藏身在积雪里让自己窒息而死。这一次,他也不例外的祈求文殊帮助他完成心愿。可是,当时那破屋里实在太寒冷了,仁波切不得不放弃求死的计划,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去。

追寻佛法的仁波切

表面上幸福的家庭, 仁波切企图逃走甚至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接下来的日子里,愈加频繁的辱骂,更暴力的殴打使仁波切学佛的决心更坚定,与此同时自杀的念头则不停的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冬去夏来,在忍无可忍之下,仁波切留下字条再一次逃家。他搭便车到纽约市,希望能逗留在青葱宁静的卡茨基尔山。后来,在得知华盛顿冬天气候严寒后,他转而向加州前进;搭长途便车远到印第安纳波利斯。在那里,他再次被警察捉个正着。在监狱中度过难忘的一夜后,叔叔把他保出来送回新泽西州。殴打,辱骂和虐待继续像恶梦般苦苦的缠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