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宋仁波切

与前世的联系……

詹仁波和宋仁波切

詹仁波和宋仁波切

仁波切是在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初次遇见至尊宋仁波切的。这场邂逅是仁波切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捩点。宋仁波切应邀到洛杉矶当为期六个月的客座教授,仁波切一眼就认出宋仁波切是他的根本上师。

在部分主要赞助者的反对声浪中,詹仁波切依然被选为宋仁波切的贴身助手。很多人批评他太年轻,经验不足,发型衣着怪异而认为他并不是最适合的人选。在那些负面的议论下,仁波切没有灰心,相反的,他更尽心尽力的伺候宋仁波切,不给任何人再有批评他的机会

宋仁波切逗留在洛杉矶的那六个月里,仁波切不眠不休的照顾他。每天清晨,他就开始为宋仁波切、他的随从以及格西拉准备午、晚两餐。为了表示尊重,他每一次都把食物先给宋仁波切奉上,再行三礼拜。

“我不晓得宋仁波切会在洛杉矶待多久,他走了以后我只能向他的雕像礼拜了;乘他还在时,我尽可能向他本人礼拜。”

宋仁波切

至尊宋仁波切

在那六个月里,仁波切的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除了准备食物,他还清洗碗碟,打扫厨房,整理宋仁波切的房间。除此以外,宋仁波切每天傍晚6时至清晨2时接见客人或开示时,他都随侍在旁。每一次宋仁波切开示后,他就会上前去给宋仁波切按摩解困,或帮忙处理善后工作,务必把佛教中心打理得一尘不染,以象征宋仁波切的清静心。他在侍候宋仁波切之余,其他的工作也没荒废。仁波切以无比的奉献精神和努力,证明他是侍奉宋仁波切的最佳人选。

“那段刻骨铭心的日子,距今已有二十年了,但我从不认为那是一份工作,由始至终我从不后悔,不觉得疲惫或不情愿。我觉得自己是借着侍奉一位完美无缺之长者的机会而累积功德,我为他所做的一切加速了我在禅修和佛法上的精进。在那一年里,我停止外出夜游,与佛法以外的朋友暂停交往,但是时间仿佛过得飞快。”

宋仁波切以教学严格、性情刚烈著称;对于仁波切的慧根和纯正的奉献精神,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师徒两人之间细密而亲和的互动令别人感到惊讶。宋仁波切也让这一个身穿窄粗布牛仔裤,头顶超短红发的年轻人知悉他本身是一位‘仁波切’,即尊贵高僧转世的身份,并邀请他到甘丹寺的宋拉章居住及进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