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的童年岁月

在襁褓时期……

Tsem Rinpoche as a happy child

仁波切真正的童年生活并不如照片上那么的开心

在襁褓时期,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已经显示出不寻常的能力。七个月大时,许多大喇嘛到来认证他为转世灵童,要求把这小婴儿带到寺院修行。可是仁波切的母亲拒绝了这项建议。她认为,如果真的是一位转世喇嘛,他最终一定会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寺院。

由于父母亲在他出生之前已经分手了,詹杜固仁波切的童年大部份都是在台湾度过,当时照顾他的是养母施妈妈。仁波切在过了很久以后才弄清楚她并不是他的亲生妈妈。他和施妈妈的三个儿子同住在一栋公寓的三楼里,底层有一间杂货店。他们上的是以汉语为媒介语的社区学校;仁波切更是一位短跑健将。

A Childhood in Taiwan

仁波切对童年最初的印象,就是在台北街头闲逛;街边的歌仔戏台、寺庙以及上了妆的京剧演员们(可能挑起了他对金甲衣护法远久的记忆)对他来说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和事。他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常认为自己是皇族,很享受人们围绕在我身边呵护我,服伺我的那种感觉。直到现在我还会有‘大家都去了那里?’的感触。那是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感觉。”

仁波切不是个气焰嚣张的人,他只是很自然的觉得本身就是这样的人。这种感觉肯定是从他无数转世都生为大喇嘛所产生的生命痕迹。

在台湾的童年岁月

仁波切历经坎坷的成长岁月,他被虐待、挨饿还常常面对三个同住兄弟无情的嘲笑。由于缺乏家的温暖,可怜的小仁波切时常在台北街头游荡以寻找食物果腹,往往在外呆到午夜时分才饿着肚子回家。为此,他经常被殴打或被令整夜跪在米粒上作为逃家的惩罚。

在那缺少欢乐的日子里,仁波切唯一的期盼就是亲生外祖母的到来。蒂倩明皇后经常到养母处探望,并给他带来玩具、衣物和各种糖果。可是只有在外祖母面前,小仁波切才可以享受她带来的食物和其它的物品;外祖母离开后,那些东西就马上会被没收。

“小时候,只有外祖母关心我,对我好。虽然是她把我送出去给养父母照顾,但是她还是时常探望我,以确保我的安好。”

A Childhood in Taiwan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外祖母所教导的“嗡嘛呢呗咪哄”六字真言. 她还提醒我不要忘了持念,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对外祖母有着无比的敬爱。外祖母是在台湾去世的;在最后的岁月里,她本来强壮的身体变得很瘦弱。可是,即使人们都知道她的记忆消退得很厉害,当我和她见面时,她还是马上认得我,并感动得哭了”

除了外祖母的关怀,关妈妈和她的家人也给仁波切冰冷的童年带来欢乐。直到如今,和关妈妈一家到郊外的温泉之旅,还深深的埋藏在他的记忆里。由于他在养母家里得不到基本的照顾,关妈妈和她的兄弟常常给仁波切买玩具和衣服,有时还带他去澡堂洗澡。后来仁波切才发现原来关妈妈是他亲生母亲的同学,是在他妈妈要求下,作为他的监护人。

A Childhood in Taiwan

仁波切对其生母的最后记忆是在七岁时候, 蒂倩明皇后陪同仁波切从台湾飞到美国, 与其生母还有外婆相聚几天直到他被另外的家庭领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