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黑色魔障变成佛法奇迹

李美儿

H.E Tsem Rinpoche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

若不是因为丈夫背叛我,我将永远都不会进入神圣的佛法世界。2001年的春天,我的丈夫公开承认自己同一位穆斯林教印度裔女人有染,这个女人有两个女儿。丈夫甚至还想去租一间房子,和她们在一起生活。2个月后,这个想法最终变成了现实。

我和丈夫结婚已经十四年了,我发现他已经变得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人。他出现了很多非常明显的行为变化,极为异常。他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又恋爱了。早前,他还曾无所畏忌的带那个女人到泰国和新加坡旅游,而且在那时候还帮助她在新加坡找了一位律师去和她丈夫闹离婚。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着魔了。虽然我曾听说过这些邪魔的传说,但我并不知道应该求助于谁。我问了自己的朋友和邻居, 还有他们的亲友,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女人对我丈夫施了邪术。而且,他们尊敬的巫师(马来巫医)说我可以通过报复来化解这些,不过我对此犹豫不决,也根本没有按照他们的方式去做。

一位很关心我的同事告诉我说,她的兄弟认识一位西藏喇嘛, 这位喇嘛或许能帮我。不过,由于当时喇嘛住在新加坡,所以同事需要为我去预约,随后才能前去拜见。一周之内,我得到通知说喇嘛会北上,来马来西亚举行一场佛法开示,而上次的开示已经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了。

2001年4月17日,我第一次见到我的上师,詹杜固仁波切。开示在一名学员的家里举行;整个房间都挤满了人,大家看上去都为这名喇嘛的到来而感到非常兴奋。我在房间的墙壁上看到很多照片,房子的主人对我说这就是以前的仁波切,这个词在藏语中的意思为“崇敬的人”。不论是当时还是时至今日, 这位仁波切给我留下的印象都是外表年轻,与那些年长,传统的喇嘛非常不同,而且他的双唇拥有最为平和与安详的微笑。我当时唯一的关切就是,他是否拥有足够的法力帮助我祛除这些邪魔。

突然,有人大声喊道“仁波切来了!”我们都分列整齐,而我也被要求以哈达(丝巾),这种迎接喇嘛的传统且充满敬意的方式以示对他敬意。我无法想象自己的眼睛,我所看到的他与刚才在墙上照片里的人不一样。眼前的喇嘛是一位穿着普通服装,身形高大,苗条的现代绅士。他问了我的名字,我把哈达献给他,随后他上楼去更衣。

下楼之后,再次现身时他已身穿一件金色的长袍。他的相貌与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有几分相似,而他也经常开玩笑说自己就是“溥仪”。我从未参加过任何佛法开示,更不用说了解佛法的意思了。但在讲学过程中,虽然有自己的个人议程, 但我还是完全被这位喇嘛的言语、幽默,还有他那向我们传达信息的巧妙方式所吸引。这对我而言真的是一个非常新奇的经历!

在午夜之后,开示才最终结束。最后是咨询时间,此时也轮到我提问了。我迫不及待地询问喇嘛自己的丈夫是否着魔了。喇嘛随后开始掷骰子,我现在才知道他当时是在占卜。

他对我这么说:“是的,这是真的邪魔;它来自一个女人。原谅他们(我丈夫和那个女人),他们是凡人。要有耐心,要坚强。巫术将会破解,但这需要时间。”

那时,我对自己说“我怎么可能原谅一个夺走我丈夫的女人? 我也是凡人啊!”喇嘛问我,最近家里的电器是否出现过问题。这句话如同警铃一般,令我回想起:我的吸尘机和电熨斗在女佣处理日常清洁工作时于同一天内集体罢工。随后,我想起孩子对我说,在他们看电视时,电视多次自行开关,而我最喜欢的B&O音响器材也完全停止运作。最后是我那辆只开了六个月,崭新的沃尔沃轿车也无法启动。当AAM(马来西亚汽车协会)工程师前来维修时,他对我说汽车的电池彻底损坏了。

我被告知要尽快念诵十万遍的护法心咒,并吹向我丈夫曾经穿用过的衣服和物件。考虑到邪魔具有电的特性,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我的家里燃起火苗。我非常尽心和快速地照做了。当我念诵心咒时,我感到心脏跳得很快,但与此同时,内心却感到十分平静,因为我知道自己和孩子们都将不会受到什么异样的影响。

我首次见识到心咒法力的经验是我希望与大家分享的一个经历。我母亲曾赠送一条黄金手链作为我陪嫁的礼物。从我们结婚那天起,丈夫就一直戴着这条手链。在我们一家人最后一次前往苏梅岛的假期出游时,我发现丈夫胳膊上并没有戴着这条手链。我知道他把手链送给了那个女人。

我谨慎地问他手链去了哪里,他若无其事地说把手链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告诉他,由于我有一些新的珠宝清洁剂,因此我想清洁所有的珠宝。一周后,他把手链带给了我。就在当时,我毫无迟疑地对着这条手链念诵护法心咒。这是一条实心和沉甸甸的999黄金手链,但我记得在每次对它念咒时,手链便会如同蛇一般扭动。在第七轮念咒时,我虽然继续对着它念诵,但手链已经不再扭动了。我想自己可能做错什么了,于是就更加卖力的念咒,但手链依旧静止不动。

于是我致电给仁波切的助手,询问这是为什么。助手在问过仁波切后,对我说手链也中邪了;手链之所以会在我念咒时扭动,这是因为在魔瘴的影响下它变轻了。当我对它念咒的同时,我也在驱除手链上的魔瘴。在第七轮念咒时,魔瘴的影响已经不复存在,黄金又恢复了金属的特点,即使我更加尽力地念咒,但手链也不再会扭动了。

自从我遇到尊敬的喇嘛起,虽然曾经接受过基督教的洗礼,但我还是一直参加佛法课和开示。如今我发现自己与佛教教义非常有缘。这些教义之后的义谛,逻辑和哲学,还有我们如何在生活中实践都令我感到非常有兴趣。

我在2003年3月皈依三宝,时至今日,我仍对尊敬的上师能够通过自己巧妙的方式使另一个有情众生和我带入神圣佛法世界中而感激不已。这份感觉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佛法知识的法力使我拥有无尽的力量,从而能够面对生活中的种种苦难。我有时也仍会挣扎,但我必须承认,拥有了神圣佛法知识之后,我已能更从容地应对这些困难。我希望凭借对佛法更深入的理解和持续的修行,自己将能够有朝一日成为照亮他人生活的明灯,以此报答尊敬的上师对我的仁慈。

** 李美儿一直活跃于克切拉,经常参与法会、佛学版及其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