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母救苦救难

2010年1月16日

照片由维米德尔敦提供

昨天,能够与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透过维特联系,我心有荣焉。我到他的网站读了一些仁波切的叮咛、开示、引句还有传记。能跟他在网络上相见,我倍受加持。仁波切的网站很漂亮:打开来的刹那,它传达了一种宁静与温柔的温度。我心感激,有幸阅读到一位展现净化菩提心证悟者的智慧言语。

我是一名董事,也是度母宝宝拯救小动物组织的工作人员。这个组织在2005年卡特琳娜飓风肆虐后成立,并且拯救了不少受苦受难的小动物。当时,我们的上师Jetsunma Ahkon Lhamo无法坐视不管,就派遣一些僧人到新奥尔良帮助。Jetsunma教导我们要积极行善、表现慈悲心,特别是对一些小动物。我有幸一开始就在现场负责照顾狗儿和一些猫儿。我们的组织发展得很慢,只拥有很基本的设施。不过,有的是满满的、对动物不尽的爱。我们希望可以在今年建一所符合环保、有太阳能供应的建筑物。我们正跟一群很棒的人一起合作,他们就是来自无国界工程师的人。

仁波切曾表示他愿意捐助我们的动物组织,仁波切的仁慈与慷慨令我感动。在一片困惑与痛苦中,认知到我们上师的慈悲无疑是一种加持。没有他们的指引,我们是多么地迷失啊。

我浏览了克切拉的网站,也见识了仁波切和他的学生为佛法所付出的努力。我祝愿你们事事顺利。我们在台湾救起了大约15只狗儿,我猜想在马来西亚的情况应该也相似。来自台湾的吴太太,一直站在拯救动物前线,她在整个拯救任务中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她本身救出了无数的狗儿,同时用爱与药物维系它们的生命。我会附上她在街上寻获的一只奄奄一息的狗儿的照片。

当时,这只叫Lucky的狗儿全身毛发几乎脱光、年纪也很大了,一副不曾被宠爱过的模样。吴太太让Lucky恢复健康,之后送过来我们这里。我收养了Lucky,它至今仍害怕陌生人,不过却很满足地在这里跟我的其他7只狗儿、三只猫儿一起生活。对我而言,Lucky代表了受苦的悲愤,以及有了慈悲就有了改变的希望。

我们会把仁波切捐出的钱用来治疗Murphy的心丝虫病。我们在阿肯色州的野狗栏找到它,并救出这只离开死神还有两个小时的狗儿。它是一只很漂亮又友善的狗,从前应该是哪家人的宠物狗,不过患有心丝虫病,必须接受治疗。仁波切的捐助等于给了这只狗儿多一次存活的机会。

我既感动又谦卑,因为仁波切也给我献供;那将帮助我照顾一只接受了心丝虫治疗的小动物。所有动物都是从灾难中救出来的,其中4只透过度母宝宝组织获救。无论如何,仁波切赠与的度母佛像最感动我心。你或许晓得,Jetsunma是白度母的化身,因为Jetsunma的加持我才有机会彻彻底底地学习如何慈悲为怀。度母常驻我心。

我很高兴我们联系上了,并希望可以互相扶持建一个动物庇护所。请向仁波切传达我的感激—为他的慷慨赠礼、开示、仁慈与给大家带来的加持。

感谢你的阿妮琨当(Ani Kund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