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离没有信仰的一生

2010年2月9日

Sandy Clarke在游览YouTube网站时,无意间接触到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开示,特以此函来表达接触了仁波切的开示后,其在生活和信念中的改变。

前晚会见了几位朋友,对于我投入信仰佛教的改变一事,大多数人都感到无比的惊讶。众所皆知,一直以来我对宗教都持有严厉的批判(主要针对于宗教协会,而不是佛法开示),而且我感觉到他们并不轻言相信,我竟然可以如此短的时间內迅速地对佛教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

打从意外略过他的开示,我对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感恩不已。我想那时候我正追看着一出有关佛陀生命的电影,却因为一则非常有趣的标题“你是否是一个神仙?”吸引了我。想不到该位“弟子”所授予的开示尽然如此富含渊博的知识,让我感触良多。

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好好笑,但是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仁波切到底是谁或是何方神圣,也因为他的装扮跟正常人没啥两样,坐在一间我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学生的套房里,我才推测他纯粹是一个聪明的青年正在其卧室内授予开示。

在仔细观看了有关他更多的开示后,我就发觉自己下一个错误的评论,我很快地就被他的才干所屈服,他不仅能够通过言语的表达来建立联系,而且还能够把其内在的炽热与智慧传达给他的观众。其实要呈现一场出色的开示并不困难。我看过也出席过很多出色的讲座会,但是对于我来说,仁波切却显得与众不同,他能够让你全神贯注,紧追至其开示结束。我从来都不曾仅通过视频的观赏,就对某人产生如此的敬畏;但对于仁波切的每一场开示,他都会确保让你耳目一新。

因为仁波切我才承诺要继续提升自己。也是因为他,我现在才尝试警惕自身的举动及其相应的业报。当然,我无法时刻谨记,而且我已长期所种下的恶业,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颠复20余年的习惯(加上前世的恶习)。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断地減少负面的想法…最终才得以脱离,但是在开始的第一步,我认为你应该对抛离恶习的需要加以警惕,以便能够顺利地开始。

这就是仁波切为我所做的一切。唤醒我的觉知。一年前如果有人建议我与任何一种宗教建立联系,我一定会对此嘲笑不已。我也见过很多功绩显赫之士皆经历种种期望和恐惧:如果你不相信此说法或始终坚持这么做,那么你将永远堕入地狱,但是如何你能够标榜一个美好的生活,并且遵循这些法则,那么一切都会变得更加完善。

然而,对于佛教我经常有个折衷的看法,主要是因为我所读的或观赏的全都十分逻辑、有道理,让我根本无所否定。

仁波切完全改变了我对所有宗教的看法。这本身就是个奇迹,如果说谁有此能耐,那么答案就只有他。哦!千万不要质疑,在我脑海里尚存有很多关于基督教、回教或犹太教的疑问,但是我现在已经停止批判它们了。

实际上在我还是个偏激的批判家时,我就发觉自己会劝勉和鼓励基督教的朋友,就算是他们只失去一丁点的信心;每个人都有权利去相信自己的抉择;只要不伤害到任何人,或是以提升个人的灵修为目的,那么我就都不会加以反对,并不是因为佛教或仁波切所说,这是一件值得做的善事,而是因为他们让我得以体悟到这是最该做的好事,让我学会理解和尊重个人的信仰,无论是任何一种信仰。

对于仁波切的耐心和莫大慈悲,我无限感激,而且我也会永恒地感谢他,因为他帮我打开了之前对某些事情的封闭看法。我极度钦佩其“非传统”的教育方式,如果有更多的导师能够像他一样如此授教,并且怀有如此的仁慈心怀、幽默感以及与人沟通联系的能力,那么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就会大幅度减少。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通过向某人学习,如仁波切这样一个导师,你将会看透任何一种恶举的无用之处,反而会感谢慈悲的绝对价值。

当然这需要一些时间去改变,而过程中也可能会犯错,但是我依然坚信,在仁波切这样的导师的教导下,就算是其弟子只赋予些许的诚意来学习和听取他所说的一切,对于个人或其他人在慈悲、觉悟及內在平静的修持中,肯定会取得一定的成就(无论需要多长时间)。

仁波切还把我介绍给Ajahn Brahm,另一个有着如此智慧和洞察力的伟大导师。如果我能够在这一生成就一丁点他们的智慧和仁慈,事实上我已算是一个无比幸运的修行人了。

感谢你伟大的上师,为我提供了更开阔的思维,推动我对身边的朋友赋予更大的耐心和协助,让我可以洞察觉知的需要,并且逐渐让我知道不断自我提升的重要性。虽然我或许无法变得如此完善,虽然其他人也或许有着其自身的过失,还是要感谢您在我们尝试从自身缺陷中逃脱之时,尚能赋以如此惊人的毅力和仁慈陪伴著我们。

最后,感谢您那偶发的娱乐性滑稽动作。我觉得这就是Ajahn Brahm所谓的伟大的精神领袖所拥有的异常幽默感,在你身上得以充分显现。

对于您所传授予我的一切,虽然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谢意(还写了一大堆的文字!),但是我真心祝愿您得以延年益寿,好运连连和健康常驻。您真是个了不起的上师。

谢谢您,

仙蒂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