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转变的一次假期

林秀云

仁波切与一位僧人合照

我时常觉得生活百无聊赖,不断地寻找机会让自己休假。一次正好有机会,我和妹妹、妹夫还有一群朋友前往印度的甘丹寺参观,并拜访邀请妹妹前往印度的一位仁波切。

随着日期的一天天逼近,我的兴奋感也不断地与日俱增,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另样的假期 —— 这个假期将充满宗教气氛,同时又令人感觉神圣和遥远,远离了大城市和购物中心的喧嚣。再加上听过妹妹介绍这位仁波切,还有讲述在先前朝圣中的经历如此种种后,强烈的好奇心也是驱使我想要前往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一行七人携带将近20个装满食物、维生素、麦片、衣服和其他物品的手提箱抵达目的地。詹杜固仁波切非常周到地安排了几位僧人前来接机,随后还将我们带往他的驻地詹拉章。然而,在抵达他的驻地时,我们并未直接见到仁波切本人,我们反而都忙于熟悉周边的环境,还有适应经常性的停电。在查看浴室时,我们发现那里并没有热水器。就在那个时候,虽然知道自己也仅仅只逗留一周时间,但我还是对自己感到非常恼怒,“我真够傻的,竟然放弃城市的舒适生活跑到这来受罪!”

在用过炒美极面和人参茶,还有经过短暂的休息后,我们走到花园里看僧人们用餐。看着他们,这使我意识到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简单,但他们看上去却都非常的快乐和满足。这里的生活是如此的和缓,而我也感觉到这片土地为我带来的平和、安静。

第二天,用过早餐后,我们最终见到大家迫不及待想见到的仁波切。我一直以为僧人应该不断地诵经、打坐和冥想,而且还非常严肃和安静,然而这位高大、白皙和年轻的僧人却出乎我的意料。(或这只是我对僧人形象的个人看法?)仁波切非常友善,他热情地将我们迎入到自己的房间,那里也是他诵经、休息和工作的地方。

我们都挤进了这个房间,里面空间非常狭小,我们甚至都难以将腿伸直来。但就在这,仁波切还要负责处理行政工作和信件,将资金分类并捐赠给僧人和贫苦家庭,将我们带来的衣物、维生素和食物分发给僧人,还向我们介绍寺院如何运作和管理。

听着和看着仁波切工作,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如此具有爱心和甘于奉献的人。即便作为访客,仁波切也对我们悉心照顾和过问我们的出行、住宿和食物是否都有人负责。我突然想到,这位仁波切并不是一名传统的西藏僧人,而是非常现代的僧人,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为能够加入这次参观感到高兴。

仁波切非常友善,他安排我们拜谒他的一位上师堪殊仁波切,并接受他的加持。我们十分有幸亲眼观看了一场在诵经大殿内举行的法会。仁波切还带我们拜访部分贫困家庭,并且也亲自为这些家庭分发食物和衣物。

围绕在仁波切身边的接下来几天当中,我意识到自己如果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还需要学习很多事情。永远不要否认自己有错误,我知道要做到这点,自己必须摒弃我爱的心理,但我仍要自问要如何才能够实现这一切。我不了解佛法,我仅知道的宗教知识就只是跟着父母到寺院祈愿。我对宗教没有太多的兴趣,因为我觉得宗教占据的时间太多,而且过于刻板。要投入某个宗教,我需要舍弃很多自己在生活中所享受的事物,而我
却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然而,这位仁波切的观念却非常现代和善解人意。他一直以来的信条都是,“改变我们的内在,而非外表”。他建议我们坚持阅读,获取更多知识,继续我们所做的事情,坚持自我和愉快地生活,并同时将佛法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当中。我们不用去进行自己难以实现的诵经、打坐,还有几个小时的冥想。哇!这看起来既简单、合理又非常实际。能够遇到一位不但拥有和善、慈悲、宽宏大量、耐心、热心和具有学识等佛陀所拥有的一切特质,而且还睿智、幽默,并且能够与我讲同一种语言的仁波切是非常幸运的,我还好没有傻到让这个机会与自己擦肩而过。

在我们离开前的夜晚,妹妹和我与仁波切彻夜交谈,他教授了我们许多佛法知识,并建议我们采用和他一样轻松、简单和幽默的方式修行。黎明破晓时,我和妹妹必须动身辞别;当想到此次停留是如此短暂,接下来不知何时才能够再次见到仁波切,而且印度的通讯情况恶劣又不可靠时,我感到有些难过。然而仁波切的友善却并未因为我们的离开而终止。我至今仍会时不时收到仁波切寄给我的一些信件、卡片、佛书、礼物和建议。

十年之后的今天,虽然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需要加以改进,但我依然为能够参加那次令我人生发生巨大变化的旅程而感到高兴。当年的仁波切现在也已经成为了我的上师和精神挚友,我也非常庆幸他仍然能够如此热心,并非常耐心地保护和帮助我,还有我的亲人。

感谢你,仁波切,感谢你能够与我们在一起。愿你能够健康长寿,愿你所有弘扬佛法的活动都能够继续发扬光大,惠及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