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旧习,习得新习

黄崧发协调助理

2009年6月5日

别人经常问我,“你是怎么结识仁波切的?”,“他的开示中有哪些地方如此令你着迷,并吸引你来参加他的佛法开示?”

,“佛教对你有什么帮助?”,“你如何将佛法融入日常的生活中?”,“我听说藏传佛教很灵验,能够帮助人们祛病,解决婚姻、财产和商业问题……甚至还能驱邪除魔?”所有这些都来自于我第一次遇到詹杜固仁波切之后的亲身经历。

某一天,我接到表妹打来的电话,她说:“嗨,我想邀请你在元宵节(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参加我老公的生日聚会。吃完晚饭后,仁波切将会举行一个小型的佛法开示,记得带你的朋友们一起来啊”,她嘱咐我说。

表妹之前曾多次提及这位仁波切,并数度邀请我参加他的佛法开示。我总是给自己找些诸如“哎呀,无聊的宗教讲学,只会喋喋不休。我哪有时间参加这些东西?还不如去唱卡拉OK,玩金罗美和麻将”等愚蠢的借口来避免参加。这些事情发生在
1998年。

但这次,我去了,还带我现在的太太也一起去。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因为我陷入很大的麻烦当中。我当时已离开前任太太和两名孩子,并与现在的太太一起生活。我在结束先前的婚姻时并未完全妥善处理,还留下很多事情需要解决。回过头来看,我算是一个可鄙的人。由于自己制定的措施有误,我新近冒险尝试开设公司的业绩也出现了严重下滑的状况,而我也因此遭遇到了资金困境和情感上的折磨——老天,我这难道是罪有应得吗?就是因为这些,我拉着在十几岁时就接受洗礼,信奉基督教的太太一起前往。

当我抵达时,表妹家里已经来了很多客人,而且还有更多客人不断前来。我们等待所有客人全部到来,最后仁波切驶着一辆沃尔沃出现在大家面前。当他打开车门出来并向大家致意时,我注意到他拥有高大、魁梧和圆润(好吧,其实是胖)的身形。在这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入座,共同愉快地享用了一顿素餐。

我就坐在仁波切的右侧。在整个晚餐中,仁波切提到了很多东西,但我现在都不记得了。在用好晚餐后,我们转移至一间客厅,仁波切走向专为他设置的讲台。在坐下后,他扫视了整个被客人占满的客厅,并要求助理为年长者端来座椅。随后仁波切转向我的太太,对她说“这个凳子给你坐”。我太太以为他在跟自己身后的人说话,所以并没有回应。随后仁波切又说道:“穿着紫色裙子的女士,这个凳子给你坐”。

我太太指着自己,问:“我?”仁波切回答,“是的,就是你,请坐,因为你怀孕了”。我当时大吃一惊,而太太也显得一脸尴尬,因为当时除了我们夫妻两人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已怀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而且已经有了四周的身孕。但是,这位身穿藏红色长袍的西藏僧人却知道!

我无法回忆起当晚他所说的话题,因为我的脑子已经完全陷入迷惑当中。而我唯一还记得的是每个我们华人遇到不可思议的情况和迷信的事情,他都能够用合乎逻辑的原因来解释。在开示结束后,仁波切为我们夫妻俩加持,并对我太太说“请每天喝一口我所给你的圣水,并念诵Om Ekazati Hung Soha和 Om Maha Yakcha Tsa Soha。这些是护法神心咒,能够帮助你驱邪除魔,防护你免受伤害。分娩后,为求祈福可在孩子唇上轻涂一些圣水。”

当晚离开前,仁波切送给我我们一个坠子,其中一面刻有宗喀巴大师,另一面则刻有金甲衣护法。他对我们说:“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努力和坚持下去。你们会没事的。我们有缘会再次见面。”这些是七年前的话。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是八个月便早产的男婴,但现在他已经六岁大了,且朝气蓬勃及富有生气。

在多场佛法开示中,凭借自身对英语的熟练运用(现在还有了马来西亚口音!),以及在强调某些重点时所引用的出色实例,仁波切拥有一种能很自然地捕捉住听者注意力的天赋和能力。很多人都同意这一点。在对听者讲话时,他还会通过很多方式传达自己的信息,不论对方年龄、性别如何。

有些时候,仁波切会讲笑话并循循善诱,而另一些时候,他则会一本正经,展示出威严的气势。但无论是何种情况,在他轻松的举手投足间,我都能够感受并看到他那洋溢的热情、和善、慈悲和爱心。仁波切并未组织冗长、烦人的诵经活动,让蠢笨的我坐在他的身后盲目地念诵“Om Om Om”,以假装我很神圣。如果真是这样,我估计很早之前自己就不会在这上面花时间了。

我在2001年4月25日皈依仁波切。当然,与当时很多一起皈依的人们相同,我也不知道皈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现在我们都明白了。在大约一年之后,一些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人生轨迹。虽然那时前任太太已申请与我离婚,我的公司经营惨淡,而自己也仅仅只能做到收支平衡。大概是在2002年3,4月间的一天晚上,仁波切邀请我和太太到位于Sri Hartamas的Kiwi Express咖啡馆与一些朋友喝咖啡聊天。

我们正在谈话,护法神突然通过仁波切降神谕对我说:“你会发誓立即停止现在所做的事情吗?你现在做的事情会使你垮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再也无法振作起来了。你愿意发誓吗?”

在那几秒钟,我无法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说了会。在护法神离开后,我们又重新开始谈话和喝果汁。在几分钟之后,护法神又再次降神谕并重复道:“你会发誓停止和结束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吗?你可以拿它当做消遣,这可以接受。如果你能戒除的话,你的经济条件就会改善,而你也会好起来。去请求仁波切给你一套宗喀巴大师和弟子的佛像,并邀请仁波切到家里重新安置你的佛坛。虽然向你的喇嘛要求这些是不对的,但把它看做是一种福佑吧。你是否愿意发誓停止所做的这些事情?”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被问及要求停止的事情是什么,并再次回答说会。我们当即就离开那里,前往我家。回到家之后,护法神第三次降神并重复他之前曾在Kiwi Express所说的话。

**黄崧发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其中一位协调助理、克切拉佛教中心副主席、克切拉团体董事、克切拉天堂董事及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执行委员。